首页 > 最新动态 > 廊坊伍龙国际赛鸽中心 - 完美保姆变成杀婴恶魔,人性失控的瞬间,往往始于一件小事

廊坊伍龙国际赛鸽中心 - 完美保姆变成杀婴恶魔,人性失控的瞬间,往往始于一件小事

2020-01-11 15:15:34   来源:网络

廊坊伍龙国际赛鸽中心 - 完美保姆变成杀婴恶魔,人性失控的瞬间,往往始于一件小事

廊坊伍龙国际赛鸽中心,2017年,杭州发生了一起举国关注的豪宅纵火案。嫌疑犯是这户人家的保姆莫焕晶,她在凌晨纵火后逃亡,导致女主人及三名孩子死亡。2018年9月21日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莫焕晶被执行死刑。

保姆纵火案引发了中国中高产阶级的恐慌,有家庭在杭州火灾后都辞退了保姆,害怕家里潜藏着一位人面兽心,伤及家人性命与安全。

今天路上读书给大家带来的,是法国作家蕾拉·斯利玛尼的小说《温柔之歌》,同样讲的是一个保姆杀婴的故事。

这是“一部征服了法国的小说”,在法国发行量超七万六千册,2016年获得法国龚古尔文学奖,2018年,英译本the perfect nanny《完美保姆》更是被评选为《纽约时报》年度十大好书之一。

主人公露易丝是一个完美的保姆,使保罗和米莉亚姆夫妇得以在疲惫与混乱中抽身,发展事业并享受生活。但令人意外的是,平日认真负责的露易丝,却杀死了一手带大的两个无辜孩童……

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?

事情还是要从那年的一月末说起。

在法国第十区高街上,有一幢很好的大楼。即便邻居们彼此并不熟识,见面也都会致以热情的问候。保罗和米莉亚姆一家,就住在六楼,是大楼里最小的户型。

保罗在一家音乐制作公司上班,米莉亚姆法律专业毕业。在生了两个孩子之后,米莉亚姆发现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:买东西、洗澡、看医生、做家务……米莉亚姆愈发感到生活暗淡,决定终止家庭主妇的生活,去一家同学开的律师事务所工作。于是,他们需要给两个孩子找保姆。

是那么幸运,他们很快就遇到了露易丝。

有了露易丝,再也不会有堆起来的碗碟、脏衣服,或是忘了打开、夹在旧杂志里的信件。不再会有食物发霉腐烂,不再会有东西过期。她彻底清空了壁橱,在大衣间塞上薰衣草香袋。她在家里放上花。

每次,亚当睡着、米拉去了学校的时候,她坐下来欣赏自己的工作成果,就能感觉到一种安宁的满足。

但是对于露易丝自己的家庭而言,她似乎从未得到赞赏。

露易丝已经四十几岁,她有一个女儿,叫斯蒂芬妮。在她很小的时候,露易丝就在家里帮别人看护孩子。后来,斯蒂芬妮在上中学时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露易丝当然报了失踪。

露易丝的丈夫雅克喜欢骂骂咧咧。随着逐年老去,他变得尖酸、虚荣。晚上,下了班,他要花上一个小时,抱怨单位里的这个或那个同事。他觉得所有人都想要偷他的东西,操控他,从他这里得到好处。

第一次被解雇后,他坚持向劳资委员会起诉了他的雇主,整个过程花去了太多时间和金钱。但是最后他取得了胜利,这让他感觉自己很强大,自此爱上了诉讼和法庭。

再后来,他因为一些小事开始起诉一楼的邻居、起诉楼委会。总之,他整日都在起草那些无法辨识的、充满威胁的信件。

三个月后,雅克死了。露易丝就这么变成了孤身一人。她从雅克那里继承的只有流产的或是进行到一半的诉讼,还有需要清偿的债务。

好在,她重新找到工作。在保罗和米莉亚姆的小公寓里,她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热情。

当米莉亚姆回来晚时,她依然在家里忙碌,米莉亚姆对她的好意不断道歉,而露易丝总是回答说:“我就是干这个的。别在意。”她来得越来越早,走得越来越晚。

有一次,保罗和米莉亚姆去朋友家聚会,等夫妻俩回到家里,凌晨四点左右,露易丝在沙发上睡着了,双腿蜷缩在胸前,两手合拢。保罗轻手轻脚地给她盖了毯子。“别吵醒她。她看上去那么安宁。”后来,露易丝就开始在米莉亚姆家留宿,一个星期一到两次,她在这个家里慢慢地建造起了自己的小巢。

后来,保罗和米莉亚姆甚至邀请露易丝一起去地中海度假。

在希腊的海滩上,把孩子哄睡着了之后,露易丝坐在房间的阳台上,欣赏圆形的海湾。晚上刮起了微风,那是海风,她能够从中闻到盐的味道,还有虚幻的味道。她就躺在折叠帆布椅上睡着了,身上仅仅盖了一条披肩。黎明的清冷让她醒过来,她差点叫出声来。那是一种纯粹、简单、显而易见的美,所有心灵都能够感受到的美。

从希腊度假回来,当她打开自己那小公寓的门,她的手开始颤抖。一种难以名状的混乱,一种让她撕心裂肺的痛苦。她简直禁不住想要号叫。

度假回来后,露易丝和孩子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。他们慢慢有了属于彼此的秘密和不可言说的默契。

一天,保罗下班回家,露易丝和米拉正在客厅里放声大笑。露易丝给米拉涂上了唇膏、蓝色的眼影,再给她的脸颊抹上橘色的胭脂。

保罗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就好像突然看到了一幕污秽、不洁的场景。他的女儿,小女儿,看起来像个小丑。保罗气得发疯,完全控制不住自己。

“露易丝,我警告你,我再也不要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。这种东西让我感到恐怖。我可不想教会我的孩子那么粗俗的东西……”

露易丝一直平静地听保罗说着。她没有垂下眼睑,她没有请求原谅。

露易丝让保罗感到恼火,除了这次化妆小插曲以外,保罗还看不上她那些关于教育的阴暗理论,以及她那祖母级的方法,他嘲笑露易丝发往他手机的那些照片——每天十次,照片上,孩子们微笑着竖起空空的盘子,还有她的评论:“我全吃掉了”。他甚至产生了辞退露易丝的想法,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在露易丝的教育下长大。

有一天清晨,似乎气氛不太一样,保罗和米莉亚姆站在客厅里,他们似乎在等她。

“露易丝,我们收到了一封邮件,这让我们感到很难堪。这里面有我们不能忍受的事情。我必须承认,我们有些气愤。”

保罗一口气说完,眼睛盯着手中的一个信封。露易丝屏住了呼吸,她应该是咬住了嘴唇才没有哭出来。

“这封信是财政部来的,露易丝。他们要求在给您的工资中扣除您欠的数额,看上去您已经欠了好几个月了。但是您从来没有回复过他们的催款单!”

他们把雅克诉讼未付的账单、房屋附加税的账单,还有那些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拖欠的账单,统统都寄到这里。

她曾天真地想过,也许面对她的沉默,催款的人最终会放弃的。就当她死了,再说她也的确什么都不是,一文不名。这样做他们又能得到些什么呢?他们需要对她进行围追堵截吗?

露易丝病了,过了煎熬的两夜,露易丝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恢复工作了。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,她有了一个怪癖:害怕扔掉食物,把残余的食物塞满冰箱。

而保姆的做法,引起了女主人的不满。

春天到来了,一天晚上,露易丝被房东赶出房子,他无法忍受她的借口,她那不可捉摸的行为,还有总是拖延不付的房租。

与此同时,保罗和米莉亚姆想要辞退她的想法越来越强烈。他们会说,两个孩子长大了,需要锻炼独立生活的能力了。

露易丝再也不能在孩子们身边找到安慰。小孩子的叫声让她感到愤怒,她也因此吼叫。她再也忍受不了孩子们的任性,以及他们歇斯底里的嬉闹。她有的时候甚至想把手指放在亚当的脖子上,摇晃他,直至他昏过去。但是,她的脑袋被阴郁的浪潮淹没了,挥之不去。

“必须要有人死。有人死了,我们才能幸福。”

露易丝耳边回旋着这句恶毒的话,占据了她的思想。她的心变得越来越坚硬。那么多年过去,她的心上已经覆了一层厚厚的、冰冷的壳,她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心跳。她已经耗尽了内心的所有的温柔。

露易丝将手指塞进耳朵,想要终止叫喊声和啼哭声。回来的露易丝,重新开始一切的露易丝。弯下腰、踮起脚尖的露易丝。抓住了橱柜中的小刀的露易丝。喝了一杯葡萄酒,打开窗户,一只脚站在小阳台上的露易丝。

“孩子们,来吧。要洗澡啦。”

故事到此就结束了。从无可挑剔的完美保姆,到杀害孩子的凶手,看似不可思议的转变,其实正好体现了现实对露易丝的吞噬:她既无法承受亡夫遗留的债务,又遭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巨大幻灭。

她敏感而压抑,平静柔顺的外表下隐藏着巨大的摧毁力。当一切无法补救的时候,温柔最终耗尽,只有一个结果:必须要有人死。把露易丝推向绝境的,是她自己的压抑性格,也是无法打破的阶级差异,无法挣脱的悲惨过去,以及无法实现的美好幻想。

想阅读更多高分好书、热门畅销书籍的你,不妨订阅由路上读书策划4年的文学书单《精读文学经典100本》。

本知识专栏是由路上读书全球文学博士解读团,历时4年,精心挑选,8大类别,100本人生必读文学作品,30分钟专业解读,帮你快速获取小说创作背景、主要内容、艺术特色,跨越语言障碍、中西文化差异、轻松搞定难读大部头。

点击上方专栏,了解更多书单内容,可以免费试听音频节目~

编辑|凉山

排版|凉山

路上读书: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。